<dl id="p37mz"><ins id="p37mz"></ins></dl><div id="p37mz"><ol id="p37mz"><mark id="p37mz"></mark></ol></div>

        <div id="p37mz"></div><em id="p37mz"><ol id="p37mz"></ol></em>

        <em id="p37mz"></em>

         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
          您的當前位置: 快讀網 > 情感文章 > 情感故事 > 正文

          糊涂的幫兇

          來源:快讀網 編輯:秩名 時間:2018-01-19

          一????

          北方的s村依舊是那樣,人們忙忙碌碌的,我們全家已經好幾個月沒回來看我的爸爸媽媽了,一進村從車窗望去,在十字路口的那塊大石頭依然擺著。靜靜地見證著村里的一切。????

          瞭眼望去,在村子中央的村委會東南角,我家舊住址的位置,那對粉塵高煙筒巍巍地屹立在那里,在顯耀著村委會至高無上的權力。????

          深秋的季節,雖然清晨的陽光照耀著大地,但總是有一絲的涼意沁入人的心脾,不得不叫人多加兩件外套。然而深秋是個收獲的季節,人們滿懷著希望早早的起床下地,看著沉疊疊的莊稼,就算是再苦再累心情也是喜悅的。????

          那位80歲高齡的老人白大娘比村里誰也起的早,她拄著拐杖,挪著那駝背的身軀,吃力地慢慢的來到村子中央的十字路口,艱難地坐在路口東北角的那塊冰涼冰涼的大石頭上,緊緊地盯著過往的每一個行人,生怕一不留神他閃過去了,她就這樣望著,盼著,等著------。整整的八個春秋,坐破了八條棉褲。????

          曾經她身軀高大,是個莊稼能手,可如今,經過歲月的洗禮早已瘦小了很多,再加上駝背,腿腳疼痛,滿臉一副無奈的表情。????

          “見我的玉玉沒?”白大娘向每個過往的行人打聽著。????

          “沒有,好久沒見的,大娘。”????

          “哎,玉玉現在不知道搬在哪里了,我什么時候能見上一眼呢?”------白大娘無奈地自語著。????

          “不要急,大娘,玉玉最近忙的很,等忙完了這陣子,會來看你的。”——他們安慰她。????

          “他怎么老是忙的厲害呢?什么時候能忙到個頭呢?”????

          “我還能活多久呢?還能等他八年嗎?”????

          “難道他真的把我忘了嗎?真的不認我這個娘了嗎?不可能,打死我也不相信,難道他是出了什么事情嗎?呸呸,不可能有事情的,我怎么能有這樣的想法呢。一定是玉玉忙的厲害,顧不上來看我,忙點好,忙點好,只要是玉玉健健康康的忙著,那就好,不來看我也高興”。白大娘幻想著玉玉在那遙遠的大城市,忙著掙了大錢,開著小轎車,搬著老婆孩子來看母親了,好好的高興。想著想著笑容不由自主地浮上了她那飽經風霜的臉上,笑出了聲,先前那憂愁的表情煙消云散。????

          “八年了,玉玉再也沒有回來看她,她知道玉玉忙,忙得掙錢,可是要那么多的錢能干嘛呢?”白大娘邊說邊搖頭。????

          玉玉是她來到老白家生的唯一的寶貝,她在頭家生了一兒一女,頭家的那老鬼死了,別下她娘們三個走了,她沒有辦法從神木縣改嫁來到了我們生產隊(70年代時村子叫生產隊)——這里是河套地區能吃上白面。????

          說起能吃上白面,我就想起了我小時候,那是70年代的時候,在那苦難的年代,我們村還是有白面烙餅吃的,但也是很少很是稀罕的,在當時來說是比較奢侈的事情了。那時秋天,村子里每天烙很多的白面烙餅,每個是半斤面的,那圓圓的烙餅上有點燒糊的味道,讓我們流口水,可是這烙餅只給出工受苦的人吃的(出工受苦的人每人一個烙餅),沒有我們小孩的,只要媽媽領到一個烙餅,我就跑過去,媽媽給我們掰一半,我吃的很香,老是吃不飽,望著媽媽手里的烙餅,媽媽再給我掰點,她自己吃的很少,現在回想起來,才知道,媽媽每天是餓著肚子去干活的。????

          那艱苦的生活,讓我無法訴說,記得在我六歲的那年夏天,我們家斷糧了舊的糧食吃完了,新的糧食沒下來,離新的糧食下來還有二十多天,村里的人家都沒有多余的,該怎么辦,當時父親給村里放耕牛,我在給父親做幫工,每天手里拿著一個很小很光滑的放牛棒子,由于沒有吃的,我餓的厲害,走也走不動,被鄰村的一個看莊稼的楊老漢看在了眼里,問清了父親的狀況,他可憐我,所以讓我在大中午的時候,(村里的人們都回去午休的時候)去他看的地里偷摘豌豆角,他給我瞧著人,在當時來說,那是很大的錯誤,如果讓村里知道,他是要挨很大的批評的,甚至要被扣掉一年的公分的,那樣他一年就算是白干了,更可怕的是分不到當年的口糧了,到時候他自己家的生活也就沒法過了。我們家也是要吃不了兜著走的。我每天摘小半袋豌豆角,小心翼翼地回去讓媽媽煮熟來吃,還要注意千萬不能讓鄰居知道,怕他們說出去,惹來麻煩,二十來天,天天如此,這就是那二十多天的主食,讓我們等到了新糧。以至于后來過了好多年說起來這事,我們總是很感激楊老漢的救命之恩。????

          媽媽對我們的教育是很嚴格的,在那饑餓的年代,我實在是餓的厲害,就偷摘了鄰居家的一顆葫蘆,用衣服裹著抱回家,媽媽問我哪來的,我支支吾吾的說不清,說是撿的,媽媽不相信,就用很長的棒子打我,讓我給人家送回去,就是餓死也不能偷人家的葫蘆吃,我在媽媽棒子的威力下哭著鼻子給人家送了回去,鄰居嬸子說不怪我,讓我拿回去,我都不敢。這也許就是“餓死不食嗟來之食”的緣故了。

          上一篇: 最陌生的人
          下一篇: 咸魚回歸

          快讀網 www.7228457.com 聯系:[email protected]

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8 KUAIDU. 快讀網 版權所有 閩ICP備12022453號-17

          Top
          海南赛马最新新闻

          <dl id="p37mz"><ins id="p37mz"></ins></dl><div id="p37mz"><ol id="p37mz"><mark id="p37mz"></mark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p37mz"></div><em id="p37mz"><ol id="p37mz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p37mz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p37mz"><ins id="p37mz"></ins></dl><div id="p37mz"><ol id="p37mz"><mark id="p37mz"></mark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p37mz"></div><em id="p37mz"><ol id="p37mz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p37mz"></em>